雪生日常想要角木蛟

这里是雪生,一个只会写文的小透明,产粮不定期,最近潜水中。
已入APH三年,想一直待在这个圈里!
APH主吃米英,露中、独伊、亲子分、典芬。
亚瑟和亲分都是我本命!
已入bjd圈一年半,目前独子myou阿瑟,dim-jullis未配身,LM-haazel在孕期,Luts-13s也在孕期。
已有详细的想接的人口的列表!
大子名字叫唐年苏,是一个温柔可靠的男孩子。
刚入欧美圈,只要是有关BCMF的都吃。
漫威吃锤基、盾铁、贱虫
DC吃超蝙、绿红
漫威DC新晋粉√
正联里面的都是天使!
墙头多,也不算众多。
但Martin Freeman永远是我本命,我永远喜欢潮爷!

【米英】This is my best date(圣诞节甜饼)

文 / by雪生

*普通人设定

1.

亚瑟从来都不期待阿尔弗雷德那个笨蛋会用一种优雅的方式去邀请自己度过圣诞节。

所以,当他收到自己的拍档外加恋人的圣诞邀请时,他的眉毛十分应景的抽搐了一下。

一想起对方往日的作风,亚瑟头都疼了起来。

对于亚瑟来讲,一个称职的恋人是应该会在自己的恋人生日的时候,带领着对方享受一顿美好的晚餐,再手牵手逛在街上看看夜景,最后互相给对方一个晚安吻,并在对方的怀里入睡。

这是亚瑟刚开始交到这个金发大个子的恋人时,曾经拥有过的十分天真的幻想。

对,天真。

当亚瑟经历过阿尔弗雷德那“满怀心意”的约会过后,他那美好的幻想就完全破灭了。

天知道,他就不该把希望放在这一个满脑子都是汉堡包的笨蛋身上。

你能想象到吗?这个笨蛋竟然在自己的恋人生日的时候,带着自己去了一间自己不喜欢的快餐店里“享用”了一顿过后,竟然拉着自己去了全市最热闹最多夜生活的酒吧里畅饮了一番。

好吧,这位绿眼睛的金发英国人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挺喜欢喝酒的,而且那间酒吧的酒也挺符合他的心意。

但是!很显然他的傻大个子恋人可以说是完全不了解自己了,竟然不知道自己有喝醉酒发酒疯的习惯。

不过,仔细想想也怪不了阿尔弗雷德,毕竟他和亚瑟合作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可完全没有看见过自己的恋人因醉酒而失态的样子。

反正,当亚瑟在第二天清晨中,以浑身酸痛的状态缓慢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从阿尔弗雷德的床上爬起来的时候,他的感觉可以说是非常不好了。

尽管自己所处的是自己恋人的大床,而且床上满是熟悉,独特所属于阿尔弗雷德的味道,但这也不能完全缓解亚瑟不适的感觉,况且他现在还是满身都是对方昨晚所留下来的情爱的痕迹。

亚瑟用极其缓慢的速度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说实话,阿尔弗雷德真的是一只野兽,昨晚是做的多疯狂才导致他现在连抬手的动作都做的那么困难。

然而就在下一秒,阿尔弗雷德却慢慢的走进了房间。

不同以前的是,这位平时自信,喜欢大摇大摆的闯进房间的美国小伙子,今天竟然会悄声悄息的走进来,可能是因为他手上捧着的早餐的原因,但是他的表情却与以前不同,像一只做错事的小狗,因此亚瑟想这更可能是因为他本人都意识到自己做的太过分,所以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亚瑟向来就是最招架不住阿尔弗雷德这个表情了,本来强压在心里对阿尔弗雷德的不满也消失的无影无终,心中只剩下一些无奈。

“阿尔弗雷德,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亚瑟有些好笑的抬起头,手臂稍用力的拉开了一下被子,向对方展露出自己昨晚因对方略微粗暴的行为所遗留下的痕迹:“这,就是你的杰作不是吗?”

看着那些稍微开始变得青紫的痕迹,阿尔弗雷德的头低的更低,委屈的低声道:“这真的不是……是亚瑟太辣了。”

亚瑟挑了挑眉毛,说实话他虽然有过不少的情史,但是和男人……不得不承认阿尔弗雷德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但显然这位年轻的美国大个子和恋人相处的经验可以说是一片白纸,从他昨晚那疯狂的行为就可以看出来。

他很年轻,真的很年轻。但自己真的是老了,腰完全承受不住这位年轻恋人的乱来,所以亚瑟打算教他一些如何更温柔的对待恋人的方法。

“听着,阿尔弗雷德。”亚瑟拍拍床边,示意那位趴在自己床边的恋人坐到自己的床上:“你得学学如何温柔的对待你的恋人。”

“我觉得我做的很好了。”阿尔弗雷德有些不满的撇撇嘴,但看见亚瑟的眼神过后气势又弱下来:“好吧,我觉得在床上我还有待改进?”

“不只是床上。”亚瑟敲敲对方的脑袋:“我想你就在约会上也有些问题。没有一个人喜欢和自己的恋人一起去嘈杂的快餐店享受难得的独处时光。”

“可是我很喜欢……”

“闭嘴,阿尔弗雷德。”亚瑟有些头疼:“我们是去约会,而不是去开party。正常的约会地点是应该找一家环境安静的餐厅或者是公园,也不是一家酒吧。”

阿尔弗雷德难得没有反驳亚瑟,只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噢,最后阿尔弗雷德当然没有完全明白的,反正在接下来为数不多的约会当中,他们也是不断重复之前的节目,最多是换个地方,本质可以说是根本没有改变。

所以,导致到现在,亚瑟在圣诞节前夕收到阿尔弗雷德那么满是惊喜的一条信息,久违而又熟悉的头疼感袭满全身。

“亚瑟,圣诞节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约会的!XDDDD”

好吧,亚瑟已经完全不知道对方的满意到底是什么程度了。

2.

事情有些出乎意料。

当亚瑟按照约会地点等待阿尔弗雷德时,却出乎意料的等来了一个与平常不同的恋人。

阿尔弗雷德与平时不同,他穿了一身他平常很不喜欢穿的黑色西装,连发型都有精心打理过,带上眼镜后,更是吸引了不少女士的旁观。

说实话,今天阿尔弗雷德这一身成熟的打扮可是稀有极了,平时他压根都不喜欢穿西装,他觉得这是一种约束。但也因为现在这身打扮,倒是硬生生的把他身上那种刚出来工作的大学生气息给掩盖了,反而带出的是一种平常他难得一现的成熟男人的稳重。

亚瑟也在那么一瞬间被欺骗了一下,但当阿尔弗雷德一出声说话时,亚瑟就立即清醒过来。

“亚瑟!等我很久了吧!“阿尔弗雷德夸张的挥了挥手,完全不管自己的西装里面的衬衫起了褶皱,小跑过来:”我跟你讲,hero我超级厉害的,我把工作赶完了!“说完还发出了一顿夸张的笑声,眼睛闪闪发亮,像一只想要得到主人夸奖的大狗。

但过了几秒,阿尔弗雷德终于想起了自己现在这身打扮所搭配的成熟性格,轻咳了几声:“亚瑟,不对。亚瑟先生,今天天气正好,可否和我共进一顿晚餐?”

亚瑟好笑,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又从那里学来的主意,但至少他今天感觉不错,比以往好多了。

亚瑟抬起手,揉了揉阿尔弗雷德的头,却蹭了一手发胶:“既然阿尔弗雷德先生这么说了,我当然是愿意的了。”

阿尔弗雷德愣了愣,快步的跟上自己的恋人,用手抓住对方那只揉过自己头的手,把他手上的发胶都蹭在了自己的西服上。

“嘿!很容易弄脏的!”

“沾着会更不舒服吧?”阿尔弗雷德抬起头与对方对视,蔚蓝色的眼睛满是兴奋的色彩:“亚瑟比较重要。”

“你说什么呢?”亚瑟很不好意思的别过头,想要把手收回来,却被对方握得更紧,对方不顾自己意愿把手指都插在自己的指缝中,形成了十指相扣的状态,看起来就像一对亲密的恋人。

不过,本来就是。

3.

亚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看自己恋人出逊的样子的爱好。

有好几次阿尔弗雷德经过快餐店时,虽然身体看起来是毫无反应的,但是他的眼神早就背叛了他心中所想,眼睛里满是贪婪的光,大概亚瑟只要一松口,说“阿尔我们今天去吃汉堡包吧。”阿尔弗雷德绝对会连透明的玻璃门都看不到,直接撞上去。

想到这里,亚瑟笑了出来,然而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恋人有着这么坏心眼的念头,只是一直盯着别人手上拿着的最新款的汉堡包,连面前有人都看不见。

看着自己的恋人笨拙的向对方道歉,亚瑟竟然心生出一丝的畅快,却被对方那委屈的眼神而感到了罪恶感,走上去帮助自己的恋人解围。

阿尔弗雷德看着自己的恋人帮自己解围时那成熟而又稳重的姿态,可以说是一位正宗的英国绅士了,与只会装扮,装作成熟的自己完全不同,但是自己却因为这一点被对方完全吸引。

“发什么呆呢?”亚瑟拍拍阿尔弗雷德的头,难得自己竟然会如此宽容大量的带对方来自己最讨厌的快餐店享用晚餐,但是面前这个家伙却还是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怎……怎么了?”阿尔弗雷德有些抱歉的挠挠头,说实话他真的是逊爆了,本来想像一位成熟的男人一样给自己的恋人带来一个愉快的圣诞约会,但现在更像是对方帮自己庆祝一样。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很难得而已,毕竟你还是第一次来这里露出这样的表情。”亚瑟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窗外。

“不是!不是的!”阿尔弗雷德立即拿开手上的薯条,非常诚恳的握起了对方的手,不管自己的手上还沾满了油:“今天我真的是很开心,是真的!”

“只是……我觉得我好像不太会怎么做一位称职的恋人。”阿尔弗雷德突然想起自己手上的油,立即松开了对方的手,并且拿了一张餐巾纸帮对方擦干净:“但我真的是尽力了,我问了很多人……“

说完,阿尔弗雷德顿了顿,用缓慢而又低沉的声音慢慢的道:”我知道亚瑟你对这些有很多经验,但我还是想尽力去当一位你最好的恋人。”

看着对方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这和他以往自信的模样完全不同,他这个样子更像是一位为了爱情紧紧抓住自己衣角的小可怜罢了。

亚瑟一瞬间心疼了,他从来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的东西,竟然被阿尔弗雷德当真,这是当然的,毕竟这么多年来根本没有多少个人会真心听进去他说的每一句话。

亚瑟伸手用拇指抹去对方残留在嘴角的番茄酱,笑道:“你看你吃的还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你从来就不用改变。”

“?”

“我是说,你现在就很好。”

阿尔弗雷德听见这一句话后,有些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亚瑟,却只能看见对方因这一句坦率的话而羞红了耳尖。

“同一句话,别让我说那么的多遍啊,笨蛋。”

亚瑟一下子把头扭过来,用手用力的挤压阿尔弗雷德的脸:“听着,我从来都没有觉得你不是一个称职的恋人,反而我觉得你——阿尔弗雷德棒极了,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恋人!”

4.

一年前,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阿尔弗雷德向一个比自己年长的工作拍档——亚瑟柯克兰表白了。

对方却呈现出与平常不同,露出了慌张的表情,脸蛋和耳尖都羞红了一片。

“说真的,阿尔弗雷德我真的不知道你竟然会暗恋我这么久。”这位金发绿眼的英国人有些慌张的回应道:“我想我需要考虑一下。”

阿尔弗雷德对恋爱向来就是白纸一张,向来自信的他,在自己的暗恋的人面前竟然有些退缩了。

当阿尔弗雷德不断的在脑中想着如何早点离开的借口的时候,却在打算说出口的一刻被对方拉住了自己的衣袖。

“我,答应你。”

说完,对方非常不好意思的缩成一团,试图隐藏自己,不让对方发现。

而一年后的今天,阿尔弗雷德在危机解除后,又恢复成以前的状态打趣亚瑟:“嘿!我觉得最近的亚瑟坦率多了。”

“别乱讲。”亚瑟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然后试图把自己的脸蛋埋在了围巾里:“我只是觉得我不说出来,你这个笨蛋肯定又会乱误会。”

5.

“今天的约会我很满意。”亚瑟长呼出一口气:“至少比起你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约会好多了。”

“嘿!并没有那么差吧!”阿尔弗雷德很不满:“我觉得我选的地点都很好。”

“我想你又要重新学习一下如何做一位称职的恋人了。”亚瑟摇摇头:“这些地点我可以说是完全不喜欢。”

阿尔弗雷德不满的嘟起了嘴,然后用手臂稍用力的把自己的恋人圈到自己的怀里:“那我还是有待改进?”

“那是当然的了,阿尔弗雷德先生。”

6.

下雪了,两人相视一笑。

像上一年一样的相互庆祝的圣诞节。

与以往一样的晚安。

如愿以偿的在自己恋人的怀里入睡。

7.

This is my best date.

Merry Christmas !

8.

Good night.

--END--

码了一只坦率的亚瑟,各位圣诞节快乐啊!XDDDD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