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生and狸简

这里是雪生,也是狸简,一个只会写文的小透明。
APH/米英/露中/独伊/亲子分/典芬
亚瑟和亲分本命。
bjd/myou阿瑟
孩子名字叫唐年苏。
刀剑乱舞/烛俱利/游戏已退
本命是烛台切光忠。
欧美/福华/BCMF
Martin Freeman我本命, Benedict Cumberbatch我也喜欢。
声优/日野聪/近藤隆/柿原彻也/增田俊树
massu他超可爱。
游戏/黑色幸存者/AlexJP/玄埃
草食萌新,里昂好可爱!Alex声音超好听!

【山东卷高考作文】24小时营业书店

文/by雪生

①第一人称设定
②ooc预备
③国设设定
④隐藏玻璃渣,慎入!

     我是这一家书店的店员。

     老实来讲,我认为这一家不是书店。

     通往书店的尽头有两条通道,一条通向的是酒吧,而另一条通向的是饭店。

      光是这个,就足让我认为这不是书店了。毕竟哪里会有书店里面建酒吧,饭店?

     我也曾经向老板提过意见,因为很多客人因为酒吧和饭店里时不时传来的喧闹声,所以纷纷都跑光了,剩下的客人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出来。

     连我这种别人的名字都记不清的人都能记住那几个客人的名字,就可想而知客人有多少了。

     说起名字,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老板的名字啊。大概是因为我们老板太高冷了吧。

     我的老板是一个外国人,有着一头金发,梳着个背头,有着碧蓝色的眼睛,本来是一个挺好的一个人,却因为眼神太过锐利,让人感到害怕。

     也是因为这个,这个书店的店员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嘛,也有因为钱不够发,所以请不起那么多员工。

     不过在这里做的工作不多,也算是轻松。

*

      眼前的男人一脸烦躁,而酒吧里不断传来喝醉酒的人的叫喊声。

       这个拿着书的男人叫作路德维希,而声音来源者叫做基尔伯特,听别人说,他们是两兄弟,但是我觉得他们一点都不像,一个那么认真,一个那么爱玩。

      我反倒觉得路德维希和老板像两兄弟,毕竟他们相貌那么相像,性格都是那么认真。但是他们像是第一次见面一样,除了刚开始见面的眼里有着一丝的震惊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反应,就算是熟了,也只是点点头而已。
    
     看见路德维希走入了酒吧,基尔伯特兴奋的举起了啤酒杯,里面的啤酒因为他那夸张的动作而溢出来:“来,阿西!我们来喝酒!”

     看着基尔伯特头上像他一样非常有活力的小鸟,也像他的主人一样软趴趴的趴在基尔伯特的头顶,路西维特皱起眉头:“哥哥,你喝醉了。”

     “不要管这个,我们来喝酒!”基尔伯特一手甩开了要扶他的手,笑嘻嘻的说:“这一次的啤酒可是很赞的哦!”

      “阿西,你确定不要尝尝?”

      “哥哥,这好歹是书店……”

       “但这里也是酒吧。”基尔伯特认真道:“来吧,好歹是陪我喝最后一程,反正离开了也不就消失了吗?我知道的。”说完基尔伯特把酒一口喝尽。

      路德维希顿了顿,嘴角有着一丝嘲讽:“好的!我们来个不醉不归!”

*

     “啊,费里来了吗?”我笑着向他打招呼。

      然后我就听见老板惊恐失措的跑到某个地方。

      “……”

      眼前的是一个有着浅棕色头发,左边有着一根翘起的呆毛的外国人。

     “qiao!美丽的小姐!安东尼奥哥哥来了吗?”费里热情的向我打招呼,因为是意大利人,对待女性总会有着一番夸赞。

     “他已经到了,在饭店里做披萨和意面呢。” 我笑着回答。

     “太好了!我最喜欢意面了!”费里这么说着,兴奋的向饭店跑去。

      直到费里走进了饭店,老板才晃晃悠悠的走出来,他的头上还顶着几本书。

      “我说啊老板,你是不是欠费里钱了?总是这么回避他。”

       “咳咳。”老板清了清嗓子,貌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只是现在没到时候而已。”

*

     走入饭店的那条通道,里面满满的传来了熟悉的番茄味道。

     果然又做番茄料理呢。我扶了扶额头,做料理的那个人叫做安东尼奥,是一个热情的西班牙人,他非常的钟爱番茄,每次来我们这里都是做番茄料理,连我这种喜欢番茄的人吃多了,都觉得厌烦,他竟然还对此毫不厌倦。

     果然就是真爱啊。我从内心里感到敬佩。

     “都说了要下多一点番茄,你怎么不下啊混蛋?!”罗维诺气急败坏。

     罗维诺是费里的双胞胎哥哥,与弟弟不同的是更深色的头发以及右边向上的呆毛。性格也和费里不同,是那种蹭的累的类型。

     “别这样嘛罗维诺,偶尔也让我这个亲分好做一点嘛~”安东尼奥笑着说。

     “你明知道我要消失了,你还要这样对我?果然我还是超级不放心你这个混蛋的!”

     刚说完,安东尼奥猛地抱住了罗维诺,罗维诺吓了一跳,连呆毛也开始颤抖,脸红的就像番茄一样,意识到对方的动作后,想伸手推开他:“你在干什么啊混蛋?!快放开我!”

      “今天就一次,让我放纵一下吧。”安东尼奥的声音像是要哭泣一样的沙哑。

     罗维诺顿了顿没有推开他,只是轻轻的环住对方:“我知道了,就只是这一次啊混蛋。”

*

     费里早已飞奔逃离了饭店,到达了通道口,眼泪控制不住的滴下来。

     果然还是接受不了哥哥的消失呢。

     费里用衣袖擦了擦眼泪,想强行用笑容返回饭店,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路德?”费里试探性的问。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僵硬的回过头。

     不会认错的,尽管对方是长大的相貌。

     “神/圣/罗/马?”费里不确定的开口。

     “是,是我。”不过,男的?!

      不过都没关系呢,能见到就好……

      “神/圣/罗/马,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说了,你消失了吗?”费里抓住了对方的衣袖,不安的看着他。

       “是的,我消失了。”神/圣/罗/马苦笑着回答:“抱歉呢,说好的要和你共建一个强大的国家。”

        “没关系的,我也没有做点心给你。”费里摇摇头:“那现在呢,你以成人的姿态来见我就不会再消失了吧?”

        然而对方却失落的摇摇头:“不是的,我是来见你最后一面,然后我就要带着他们离开了。”

       “一直以来谢谢你。”

       “等等!”

       “我最喜欢你了,意/大/利。”

       “等等啊!神/圣/罗/马!我还没说完,我还没有做点心给你吃!”

       神/圣/罗/马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看着对方,察觉到自己即将消失的透明的身体,他把自己的手轻轻的放在对方的头上抚摸,然后摸向对方早已被泪水沾湿的脸颊,然而手上却早已没有能抚摸实物的感觉,他最后亲吻了一下对方的额头。

      “不要哭,意/大/利。”

       其实我还是有一点后悔的,没有吃到你做的点心,因为意/大/利做的点心肯定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不过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

      总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熟悉的梦。

      我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想回忆做了什么梦,却无果。

      不过唯一庆幸的是今天难得没有头疼的症状,前几天不知道怎么的,刚睡醒头就会异常的疼。

      今天状态这么好的话,肯定能找到工作的吧!

      我希望成为一个书店店员,所以我想以往一样寻找需要招人的书店。

      然而今天却看见了一间新开的书店,店里是我喜欢的古典的气息。

      刚推开门,店主笑着对我打招呼:“qiao!可爱的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看着对方浅棕色的头发和呆毛,我莫名的有一种熟悉感:“我是来应聘的。”

      “是这样啊,请坐请坐。”店主拉着我走到一张椅子前,拉开椅子,强行按着我让我坐下去,我正为面前人的行为感到诡异之时,对方就先行介绍自己:“我叫做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你可以叫我费里哦。对了,谢谢你啊。”

      “诶?”

      “没什么,我们接下来可以谈一下别的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费里要突然对我说谢谢,不过至少我也要谢谢他给了我这一份我喜欢的工作。

注:其实神/圣/罗/马的书店一直都是梦境,只是由他们三人的执念所形成的,其中神/圣/罗/马的执念最强,所以书店的基本结构都是由他完成。但是尽管有执念,但还是需要其他人的辅助才能形成整体的书店,而“我”也是刚好没有在梦中的书店辞职,才能一直保持书店的形态,所以费里才会对“我”说谢谢。一旦完成了愿望,梦境就会瓦解,所以最后神/圣/罗/马的愿望实现了,梦境瓦解,“我”的头疼症状才会消失。

———————分割线———————
这就是论为什么高考成绩都出来了,我还在写高考作文系列(●—●)

    

     

    
     

评论(2)
热度(25)
©雪生and狸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