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生and狸简

这里是雪生,也是狸简,一个只会写文的小透明。
APH/米英/露中/独伊/亲子分/典芬
亚瑟和亲分本命。
bjd/myou阿瑟
孩子名字叫唐年苏。
刀剑乱舞/烛俱利/游戏已退
本命是烛台切光忠。
欧美/福华/BCMF
Martin Freeman我本命, Benedict Cumberbatch我也喜欢。
声优/日野聪/近藤隆/柿原彻也/增田俊树
massu他超可爱。
游戏/黑色幸存者/AlexJP/玄埃
草食萌新,里昂好可爱!Alex声音超好听!

【亚瑟•柯克兰】预测(上海卷高考作文)

文/by雪生

①国设预备
②ooc预备
③第一人称设定
④有一点点的独/战内容
⑤友情向,貌似有点微米英
⑥我=想偷录音国/家机密的记者

“真的没想到您真的能抽空到来,柯克兰先生。”我靠着门,笑看着站在门前的金发粗眉的英国人。

“遵守诺言可是绅士的必备礼仪。”门前的男人嘴角弯了弯,嘴里说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显然心情非常的好。

“噢!您还带了礼物!”我指着对方手里拿着的纸包装袋。

老实来讲,我是有点吃惊的,作为英/国的亚瑟•柯克兰先生,会作为朋友到家里拜访也就算了,竟然还会带礼物来拜访!

“你们中国人不是朋友上来拜访都是要带礼物的吗?”柯克兰先生笑着提了提手里的包装袋,打趣道:“话说你是想要一直让我在外面站着吗?今天天气可是很热啊。”

“啊,抱歉。”我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请进,柯克兰先生。”

“那就打扰了。”

*

我关好了门,走入了客厅,却看见柯克兰先生拉开了椅子,笑着做出了请坐的姿势:“Ladies first.”

我脸有些红,毕竟我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做出这种动作,当我坐好时,却看见柯克兰先生熟练的拿出英式红茶所需要的茶具,我便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柯克兰先生笑着摇摇头:“这种事怎么能让女士动手?我来就好了。”

“能借用一下厨房吗?”

“哦,可以。”

我看着他走进了厨房,收起了刚才的笑容,偷偷从口袋里掏出录音笔,贴在之前准备好的地方,却因为手心满是汗,总是贴不准。

当我贴好时,柯克兰先生走了出来,手里拿着碟子,粗眉毛皱成了一团:“你在干什么?”

我顿时冷汗直流:“我……刚才在拍虫子。”

“哦,怪不得你头上满是冷汗,快去洗手吧,我来准备就好。”柯克兰先生神情放松下来,把碟子放在桌面上,开始做准备。

当我洗好手,做好心理准备走出来时,闻到的是浓郁的茶香,以及曲奇饼干香甜的气息。

金发粗眉绅士姿势优雅的倒着红茶,碧绿色的眼睛满是温柔的笑意:“出来了吗?快来试试我大/英/帝/国的正宗下午茶吧。”

*

现在的我有点尴尬,因为刚才那件事,让我现在还没回神,而柯克兰先生却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心不在焉的左右望。

我无意中瞄到那颜色极其惊人的曲奇饼干,脑子一转,道:“最近琼斯先生很忙?”

作为美/国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曾经在记者会上和我有一点交情,他虽然说话有点直白,但也是一个值得交友的美国青年。

上次我在邀请柯克兰先生时,琼斯先生还大声嚷着“不接受反对意见”的说着要和柯克兰先生一起到我家拜访,然而事实上看着桌面上只有那颜色惊人的饼干,却并没有看见琼斯先生本人就能猜到他大概又有事要做被人拉走了吧。

“对啊。”柯克兰先生放下了红茶,无奈道:“那个笨蛋天天就只知道玩,放着一堆事务不做,现在被上司捉着不放也没办法。”

说完,他还叹了一口气:“真是的,过了那么久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嘛,或许琼斯先生真的很忙啊,柯克兰先生您不是深有同感吗?作为国/家什么的……”

柯克兰先生闻言,突然抬起头来,用他那如翡翠一般的绿眼睛直视着我,眼神非常的认真:“我们是朋友吧?可以的话,请叫我亚瑟。阿尔那家伙肯定也不想你叫的那么见外。”

我愣了愣,微笑道:“嗯,好的,亚瑟。”

亚瑟闻言,立即露出了喜悦的神情。

*

“阿尔那家伙小时候超级可爱的啊。”亚瑟突然感叹:“以前那么可爱,怎么现在就长成了一团脂肪了呢?”

我笑了出声,一团脂肪什么的,阿尔听到的话会跳脚了吧。

“不过作为一个国/家肯定得要有一些特色的食物什么的吧,美/国的话应该是蓝蓝路之类的?”我笑着试图劝说亚瑟。

然而亚瑟却为自己添了一杯红茶,茶杯所冒出的缕缕清烟,像是遮住了他眼里的情绪一样,声音却透露出他内心的苦涩:“他不选择独立的话,还不是一个国家啊。”

*

“小时候的阿尔真的很可爱,他那时候可是什么都不懂,只会抓着我的衣角,用他那碧蓝的眼睛看着我。”亚瑟的眼角弯弯,像是沉浸在以往的快乐一样。

那是我以往没看见的情形。

“当初我看见他时,就有这个想法了,我一定要他当我的弟弟,我要尽力保护他。”

“我可是知道弗朗西斯那个胡子混蛋一直在打着阿尔的主意,我当年可是和他打了一架,我知道你们的历史书上肯定有写。”亚瑟转过头,笑着看着我,那不是喜悦的笑容,更像是沉浸在幸福中的平静。

“那时候的阿尔真的很听话,尽管我和法/国那家伙不相上下,他还是选择了我。”亚瑟边说边吃了一块曲奇。

我想,那曲奇一定很好吃,才能让亚瑟露出那么满足的笑容。

“其实我很想承认自己的厨艺不差的,可是……你知道的。”亚瑟边说边指着一个莫名散发着奇怪的气息的纸包装袋:“那里装着我亲手做的司康饼。”

我:“……”莫名的感谢上帝?

“我想,曲奇饼干的颜色变得那么奇怪,肯定也有一点我的功劳。毕竟我可是曾经为了掩盖自己厨艺差的事实,哄骗阿尔吃下司康饼,还欺骗他说这是好吃的东西什么的。”

“也是阿尔这么听话,我才为他亲自打造了一套木头士兵,为此还砸伤了手。”亚瑟笑了笑:“很奇怪吧,砸到手时,我竟然觉得不疼,还想着快点赶工,送给他,想要看到他开心的笑脸。”

说到这里,亚瑟的脸色突然变了变:“不过他也应该扔了吧……”

其实没有。我很想这样告诉亚瑟,但我没有说出来,毕竟当时在阿尔家里看见时,阿尔死活都不让我告诉亚瑟,我觉得比起阿尔的别扭,更重要的是他们之间是因为有着国/家的身份关系吧。

“阿尔他很强吧?”亚瑟直视着我:“我想,他从握你手时,你就能感受到阿尔手中的那种力量,因为他小时候可是能把一头成年的野牛甩出去啊。”

“所以他才在独/战时候毫不留情?”我直白的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与其让亚瑟自揭伤疤,还倒不如我来直击他的痛处。

“阿尔真的很强。不对,美/国他真的很强,当他到达那个强大的时候,我根本都招架不住。”亚瑟的脸色变得苍白,碧绿的眼睛也像是染上了一层水雾一般,他双手合拢,捂住鼻子和嘴巴,试图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我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静静的看着他。

片刻后,亚瑟貌似冷静下来了,但声音仍然有着一丝的哽咽:“我过了那么久也永远忘不了那天,也是过了那一天我才有了吐血的后遗症。”

“那天,他拿着步枪直指着我,让我放他自由。我当时是不想放手的,明明用尽全力一搏,他就能回到我身边不是吗?”

“可是我做不到,准确来讲,我是不能做,因为我们都是国/家啊。”

我沉默不语,边听边悄悄的把一只手伸到桌下,按下了录音笔的停止键。

“不过想想,阿尔他想独立也是正常啊,毕竟我上司他们逼得阿尔他们那么紧,而我自己又是那么无能为力。”亚瑟把头从手中抬起,眼眶早已变得红红的,让人感到心疼。

我起身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背,顺手拿了张纸巾给他。

“谢谢。”亚瑟接过了纸巾擦了擦脸。

“不介意我去洗个脸吧?”

“嗯,没关系的。”

*

“真抱歉,竟然让你听了这么无聊的事情。”回程走向车站的路上,亚瑟一脸歉意的和我说道。

“没事的。”我摇摇头。

“送到这里就好。”亚瑟伸手按住了我:“谢谢你听了我一整天的丧气话。”

“那个啊……亚瑟……”我犹犹豫豫的开口。

“怎么了?”

“我想,你在发现阿尔会一个人提起野牛的时候,你应该能预测到未来会发生什么的吧?”

亚瑟愣了愣,回答的声音缓慢又像是有着红茶独特的苦涩的味道:“不止是这个,其实他小时候做的很多事情都能彰显出他的实力,只是……”

我不能放着他不管。

这句话亚瑟没有说出口,但我从他的眼神看出来了。

这种情感不是作为英/国,而是作为亚瑟•柯克兰这个人。

我不能完全明白作为国/家的感受,我只能拍拍亚瑟的肩膀,安慰他:“没事的,这一切都过去了。”

*

我回家后,拒绝了这个任务。

上司大发雷霆:“你这是怎么回事?!竟然什么都没问到,还想着拒绝这份差事!”

“只有独/战的,你要不要?”

“我要独/战的干什么?!这件事都众所周知,我要的是今后英/国打算怎么对待美/国!”上司气急败坏。

“那就恕我无能,你另找他人吧。”我冷冷的回复了他,挂了他的电话。

独/战这件事真的众所周知吗?我一边删着今天的录音一边想着。

至少没什么人知道关于这两个国/家所想的事情吧?

“删除成功”电脑显示着这几个字。

我笑了笑,大概这就是我作为朋友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吧。

————————分割线————————
啊~跟风码了上海卷高考作文,总觉得真上高考肯定会扣很多分啊,感觉作文纸都肯定不够写一样。“预测”这个题目真的超级适合APH,大概不久我又会码一份少主的“预测”,嘛,反正还是那样ooc预备就是了XD

评论
热度(9)
©雪生and狸简 | Powered by LOFTER